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税收宣传地税文化税海拾贝
天上哪颗星

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16日
信息来源:市局稽查局
字 体:【
访问次数:

    今晚,弟弟请我喝酒,回家前在小区园内的长凳上稍坐,仰望夜空,月儿在云间穿行,右手那颗星星很明亮,只是时隐时现。明天就是全国高考日,想起自己在1978年和1979年两次参加高考的情景,尤其是1979年高考前的日日夜夜。
    文革后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二年,即1978年,我第一次参加高考,考的是理科,后因自己是高二学生,录取分数线要比应届及往届毕业生高得多。没成功,我很无奈,也很郁闷。那时能上高三的名额有限,全年级十几个班只留下两个理科班,一个文科班,一个中专班,大多数人统一拿了肄业证书到户口所在地居委会报到,在社会上待分配。肄业证书这样写道:该生因学制过渡发给肄业证书,享受毕业待遇。现实是这个毕业待遇和高考录取分数线不挂钩。所谓待分配就是等待国家分配你工作,那年已停止上山下乡,计划是进城镇集体企业,但什么时候能上班,到哪里上班,一切均是未知数。
    新学期开始了,看着别人匆匆上学去,而我每天则必须到居委会办的临时加工点,拿着锉刀锉柴油机水箱上的毛刺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有天正在干活,居委会主任一位老大妈到加工点找我,说我原来学校的老师找到我家里,见没人又打听找到了居委会,一定有什么急事,现正在办公室等。来人是一位中年女教师,我不认识她,她自我介绍说是学校教导处的,姓薛,学校领导和老师看到我今年高考成绩总体还不错,尤其是政治和语文分数较高,建议我读完高三,到文科班重点补习历史、地理,为明年高考做准备。
    于是我又回校进入了复习迎考的鏖战中。高三文科基本没有新课,有些老师原以为只要帮助学生炒炒冷饭即可,但几次摸底考试下来,发现大家的成绩不是一般的差,而是非常非常差,别说系统知识,综合分析能力,有的连基本知识点都是盲区。学生压力大,老师压力大,学校领导压力也大。没办法,只能从头开始,老师辛辛苦苦、不遗余力从零开始系统讲解,上课不时提问,下课布置海量作业,学生上课认真听讲,下课拼命做习题,看参考书。我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恶补历史、地理,不分昼夜,废寝忘食,死记硬背,看书记不住改成朗读,朗读记不住改成速写。所谓欲速则不达,每次测试不进反退,那时觉得自己是个低能儿、白痴、废物。头昏眼花,白天真能见到大头鬼。
    受不了如此惨烈的内心煎熬,数次想打退堂鼓。关键时刻,我真要感谢那位到居委会找到我的薛老师。她叫薛楚珍,本来在校教导处工作,安排教学,没有兼课任务,但她看到学校高复班的实际情况,主动向领导请缨教文科班历史课,她曾是文革前某大学历史系的高材生,按现在说法是标准的女学霸。学校像这样的教师还有许多,如教导处主任兼语文课老师,生产盐酸的校办工厂厂长兼化学课老师,等等,都是当时学校在各课最优秀的师资力量。薛老师上课总是笑眯眯的,语调不高,但水平非常高,效果十分好,大家都喜欢听。她见我焦虑,安慰说这是正常的,说我前面考理科,历史课基础差,现在要从新来。薛老师除正常上课外,总是抽空单独帮我理清学习内容,谈一些学习思路与方法,布置的作业也与别的同学不一样。她说,古今中外,无数历史事件是满地滚落的珍珠,手中的红丝线一定要把它们颗颗穿起,历史发展总有内在的必然的规律。逆水行舟,心路一波三折,我从怕上历史这门课到喜欢,薛老师是恩师,功不可没。
    寒假结束开学后,紧张的学习气氛更浓,说压力山大一点也不为过。我和另一位借读生索性搬到学校,没宿舍就晚上睡课桌,复习进入了疯狂状态。这时,老师上课的重点已从点、面到线、网,学生们从题海战中挣脱,从战略高度清理死角,积蓄整体力量。大战迫在眉睫,为准备得充分一点,再充分一点,学校决定高复班上夜自修。其名自修,实为补课。教室灯火通明,老师帮学生拾漏补遗,来回拉网……他们嗓子哑了,黑板前粉笔灰飞扬;他们放弃休息时间,舍自己的小家,为学生尽心、尽职、尽力、尽能,却不拿学校和家长一分钱。薛老师微笑着上课,风采依旧,但渐渐脸色有些苍白,黄豆大的汗从额头直冒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,好几次上夜自修课,她都捂住胃部,痛苦得不能言语。男同学劝她早点休息,女同学要扶她回家,她总是摇摇头说过一会就好。曾听其他老师讲,校领导让她住院治疗,她说等送完这批学生高考再去。
    1979年7月7日、8日、9日,我高考那三天,昏天黑地,不堪回首,结果是考了个大专。开学前,我约几位同学去看薛老师,她治疗胃病刚出院,人瘦了一大圈,十分虚弱,见到我们强打起精神,微笑说,恢复高考后全国一年只招20多万大学生,包括本科、大专,你们能考上,真的不容易,老师为你们高兴!你们今后的路还很长很长,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走!第二年寒假回来,听到薛老师胃癌已去世的噩耗,我心里难受极了,眼泪夺眶而出。
    薛老师的灵魂在天地宇宙间、历史画卷里云游去了。现如今,我离自己第一、第二次高考已近四十年,从一个十八九岁的毛头小伙子到了近六旬老汉,所有经历、阅历皆可付诸一笑,唯有薛老师,您是天上的那颗星星么?!您的微笑永远照耀着我一路前行的步伐,同时我也坚信,会深深地影响着周围的朋友。(刘佰明)
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
    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